不要污要优雅

自写的54篇锤基文整理

锤基灵灵灵灵灵:

1.文大多数是傻白甜,不太会写虐,全是HE


2.有时候脑洞挺神奇的,口味也比较黄.......所以看文之前要看下文章简介和警告T-T小心踩雷


3.里面大部分都是完结文,有几篇是正在更新中,已经在简介中标注了,坑的两篇也标注了


这次直接把文扔上AO3了,点击以下带【】的超链接文字,打开新页面往下拉就可以看文章列表了


【长篇】 7篇(10章~45章)


【中篇】 15篇(5章~10章,情节比短篇类的多一些)


【短篇】正常向 16篇(一万字左右)


【短篇】你懂的  17篇(一万字左右,关于这些文,看前请一定要阅读警告TUT)


总结得有点仓促可能会出错,有问题的话可以直接私信我XD谢谢

【飞波】【点梗文】东南西北风·上

河生花:

点梗文,用了三个梗


@落叶小乔木vivi 的包办婚姻梗


@饿死鬼投胎 的杀手与警察梗(改成捕快)


@快给我取个英俊的名字 的游戏梗




背景设定全息网游,部分参考《剑侠世界》,大半都在信口开河


感谢参与提供梗的小伙伴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东南西北风


 



 


【玩家张晓波钓到了深水宝箱】


这是今天第十个深水宝箱,张晓波觉得今儿个的运道也算达到峰值了。


他看了下背包里的鱼饵,还有小三百,省着点用也能搞来几百金的鱼了,何况还有宝箱。


张晓波有点嘚瑟,盘算着把这宝箱是送去拍卖行还是去黑市上赌一把。


 


张晓波玩这游戏第二年了,战力平平一个小捕快。定点去衙门里签个到,每个半个月去悬赏榜上挑个肉脚拎去交差,算是搞定职业任务,剩下点时间都在花式赚钱了。也不是说多缺钱,可张晓波对仗剑江湖这种事儿吧,打小就没兴趣。


他觉得这得拜家里那位“大侠”所赐。


 


张晓波的爹是个传奇,是个北京胡同儿里的大侠。一把军刀砍天下,局子里三进三出,后海那片的小混混哪儿听见张家老爷子的威名不得向往一番。也就张晓波,嫌弃得二五八万的,觉得这人活了大半辈子,除了虚名屁都没有,顶瞧不上那活法。等到了游戏里边,瞧着那些狂霸酷炫叼的江湖职业,愣是一错手点了个捕快。


他后来分析呢,一定是因为张学军在我心里就是个老贼。说这话时他咬着后牙槽,一脸的苦大仇深,话音未落就被谭小飞一巴掌呼到了后脑勺上。跟他一块蹲在墙角的青年满眼怒火,他说张晓波,熟归熟,你这样诽谤我偶像我一样找你单挑!


张晓波觉得这人要上天呢。


 


说起和谭小飞的相识,便是那他曾以为自己否极泰来运气挡都挡不住的那天。第十一个深水宝箱上钩前他的确听见些水花声,钓上来时重量也有些异常。可那时的他全被这紫气环绕的箱子迷了眼,满脑子的卧槽这箱子不一样看着都贵气一定有好玩意儿必须自己开啊!


他开了。


在码头。


天高云淡,人来人往。


万顷碧波,有渔船行过。


 


【玩家张晓波与玩家谭小飞开启侠侣副本水云涧】


张晓波在一片白光中骂娘。


他撕心裂肺的喊你大爷的老子根红苗正单身狗谁结侠侣谁是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落进一片青草地,附近河水湍急。


他说你大爷的,当老子不看琼瑶啊,这特么的不如叫青青河边草!


然后他扭头去看谭小飞脑门上的名号。他问:你妖的?


 


§


 


谭小飞是爷们,纯的。


他用一记窝心脚回答了张晓波,然后看着对方目露凶光盯着他背上的大橙武又松开了捏紧的拳头。


那人抱拳,说大侠,我就问问。


谭小飞甩甩白毛。


 


身为悬赏榜上排名前三的人物,谭小飞总体而言,有点酷。他战力一百三十万,在游戏里基本横着走。这高额赏金也不是没有不长眼的打主意,通常都以灰溜溜的去重生点喝茶而告终。也就今天,被人组队堵着了。


身为一个满级杀手,他隐藏行踪的本事应该挺牛逼。嗯,应该,他没用过。他甩着一头白毛招摇过市,掂着钱袋子寻思今天去哪家酒楼打牙祭,眼瞅着对过黑压压一坨遮云蔽日的朝他涌来——这得是为了捉他开了个武林大会先吧?!谭小飞拔腿就飞,八步赶蝉踏雪无痕,呼啦啦一口气没接上,噗嚓落水里了。


他没想靠轻功过海,但他也没打算承认自己慌不择路。水性不咋地的人顺手扒在一宝箱上被人拽上岸,没等缓口气就见眼前系统提示他进了侠侣副本。


侠侣?


晕头转向中谭小飞觉得这游戏的BGM有点耳熟,他必须打哪儿听过——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


哟,粤语。


 


谭小飞摔得轻点。倒不是说他着陆的地方好,只是在五感方面做一些适当调整是身为一个RMB玩家的基本素养。他痛感挺低的,胸口中一箭也就跟小时候被老爹的鞋底板抡一把似的,打架时那叫个无所畏惧。所以他率先爬起来凹造型,身边那家伙虽说穿着便衣,可腰间单刀他每天都要见上十几回熟得很,捕快标配。


谭小飞长身玉立,左手运气,他盯着那扶腰抖腿半天直不起身子的捕快,一招黑虎掏心跃跃欲试——


你妖的?


谭小飞上脚了。暴怒的时候,脚似乎比拳头来得更爽利。


 


§


 


【张晓波】:我就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副本。不,应该说我就没听说这游戏还有侠侣系统!


【谭小飞】:不知道,没注意过。


【张晓波】:就算是有,咱俩都大老爷们,素昧平生,怎么就够格来刷这副本了?


【谭小飞】:Bug。


【张晓波】:必须的!回头得好好写投诉信,讹一笔……对了还没互相介绍呢,张晓波,捕快。你什么职业啊?


【谭小飞】:你捕快你不认识我?


【张晓波】:我不怎么上心本职工作的。


【谭小飞】:杀手。战力135万。你?


【张晓波】:战力13万。


谭小飞一脸懵逼。


他觉得张晓波怎么瞧都不像连新手村都没出的菜鸟。事出反常必有妖,谭小飞朝左边跨了两步,离他远点。


 


§


 


谭小飞打算去单刷boss。毕竟张晓波这13万的战力,估计挠个小怪都费事。


他抱拳,留了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要飞呢,被扯了衣角。


【张晓波】:唉你看那边是不有屋子?


【谭小飞】:林子吧……


【张晓波】:林子中间啊,你看那有一角!唉你带我飞过去先!


【谭小飞】:你自己不会飞啊。


【张晓波】:你看我像轻功很好的样子吗?


张晓波说的理直气壮。


他有底气。这游戏他玩了小两年,开发者那点伎俩他门儿清。这地界儿说是侠侣副本,那保准没法单刷。眼前的杀马特高战再牛逼也没法自个儿出去,不赖着对方省点道具那是白痴。


临时侠侣耶!老子怎么看都是负责尖叫拍手星星眼的那个耶!你特么踹我……


 


张晓波一把扑谭小飞背上,一手环他脖子一手拍肩,连声儿喊着飞,快飞,看着点路啊!


谭小飞高冷独行杀手装惯了,一时间还正有点起了杀心……


 


【谭小飞】:你扣着我腰就好。


【张晓波】:我一大老爷们,让你单手环着飞那多累,就这么着吧。


【谭小飞】:……我没背过别人。


【张晓波】:一回生二回熟,飞吧飞吧。


 


谭小飞觉得有股浊气朝心口升。


他平时也这么拍自个儿那匹赤霄烈焰驹的。


 


§


 


这地图该是挺大。张晓波蹲在桃林中的六角亭上,四面八方望不到个头。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bug出大了,一张地图四季重叠,春夏秋冬应有尽有。


不会是进了尚待开荒的副本吧……是不是写投诉信之前得先问问测试费?


谭小飞跟NPC讲完话,一脸严肃的飞上房顶。他问张晓波,你知道降龙十八掌要怎么学吗?


 


【张晓波】:啊?


【谭小飞】:那NPC说,要跟他学降龙十八掌可没那么容易。来来回回就这句,问不出多点了。


张晓波扒屋檐边倒挂着朝亭内瞅了几眼,那NPC花白的头发,方正的下巴,一身补丁,拿着根通体碧绿的棍子,背着个朱红色的葫芦。


张晓波挠头,他问谭小飞,看过《射雕英雄传》吗?


那人心不在焉的说我喜欢古龙。


【张晓波】:电视剧也没看过?


【谭小飞】:83版……断断续续吧,我烦郭靖。


【张晓波】:哦……我觉得,大概要做菜。


【谭小飞】:啊?


【张晓波】:得给那老叫花子做菜,他吃高兴了,就教你降龙十八掌了。


【谭小飞】:买的行么?


【张晓波】:你厨艺几级啊?


【谭小飞】:零。


【张晓波】:你就是传说中那种有点啥都加战力上百业技能一概无视的所谓高玩吧?


【谭小飞】:有酒楼干嘛要练烧菜啊?我又不傻。


【张晓波】:那你去学降龙十八掌啊,去啊!你去啊!去找酒楼啊!


 


互瞪了半分钟,张晓波叹气,翻身下房。


他骂谭小飞你还说自己不傻?你知道练好了厨艺能省多少饭钱吗?


谭小飞不知道。他玩游戏又不为省钱。


 


【玩家任务:二十四桥明月夜,玉笛谁家听落梅


进入副本的侠侣需在四小时内完成两道佳肴以供七公品尝,色味俱佳者可习得降龙十八掌】


 


张晓波蹲在石凳上看菜谱,只觉得每个字他都认得,可合在一到怎么就那么别扭。


他冲那靠在栏杆边凹造型的白毛喂了半天,人家不言语,半晌,回头挤出句我有名字,谭小飞。


说这话时谭小飞逆风,一头及腰白发四下乱散,糊了半张脸。他嘴里黏了几根头发,声音就有那么点含糊,一时间把句狂霸酷叼的台词讲得婉转了起来。张晓波直愣愣瞧着,鬼迷心窍冒出句你染那头发,得多少金啊?


 


§


 


这任务其实不算难,可真上手了,简直无所适从。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笛谁家听落梅。菜名是写得清清楚楚,张晓波想破脑袋试图把当年看小说时恍惚记得的那点情节整理清楚,就记得一道是往火腿里塞豆腐,一道是肉条,每口下去味儿都不一样。


谭小飞去猎獐子了。背包里拿出把落日弓,几个起伏朝西边山里飞去。张晓波把凉亭后边的几间破屋翻了个底朝天,挨灶台边捡到块豆腐,又跟后院廊下去下风干的火腿。


张晓波厨艺24级,跟主城里那“楼外楼”的大厨差不了多少。他觉得自个儿这等级随便下把阳春面也绝对当得上色味俱佳四字,可游戏这玩意儿就一堆数据,NPC哪里知道好吃难吃,说白了还不是看步骤。法子对了,等级又到了,才算没什么难度。


张晓波放下菜刀,打背包里选了把匕首出来。他寻思着把豆腐塞火腿里,又有二十四桥这提示,怎么的也得挖二十四个窟窿出来。


他手起刀落——


 


羊、猪、牛、兔,獐子。谭小飞把食物跟张晓波跟前一撂,说齐了。


张晓波跳起来打他。


想起人家135万战力,一巴掌折回来呼到自个儿胸口。


【张晓波】:活的?!


【谭小飞】:活的。


【张晓波】:好汉您受累,给处理了?


【谭小飞】:不会。


【张晓波】:你会啥?


【谭小飞】抓活的。


 


张晓波举着匕首朝谭小飞抖了两下。


 


俩小时后张晓波跟火腿里挖了二十四个窟窿,方的。他切了豆腐搁进去,拿荷叶扎了上锅蒸。谭小飞用那牛逼哄哄的大橙武削了块羊屁股肉,说什么都不肯再帮忙了。跟桃花林里打坐,一代宗师似的。留着张晓波杀猪宰牛骂骂咧咧。


 


张晓波觉得这人可能搞错了什么。他说白毛你想不想出副本啊?人生苦短,虽说游戏里混一天也就外边一小时,但我有正经工作的人,每天也就进来签个到赚点钱,我一点也不想在这种副本里困个三天三夜啊!


谭小飞睁眼,他说我有名字的,谭小飞。


 


张晓波抽着嘴角想起这人说过他爱古龙。他觉得跟一个热爱古龙的男子沟通你可能得把每句话都掰折了讲。


 


【张晓波】:这时候有壶酒就好了。


【谭小飞】:我不喝酒。


【张晓波】:是不喝,还是不会喝?不敢喝,或者怕喝?


【谭小飞】:你馋酒。


【张晓波】:倒也不是……


【谭小飞】:等出去了,你请你喝楼外楼的洞庭春色。


 


张晓波呵呵哒。这好感度刷的,果然不能说人话。


 


§


 


【玩家张晓波与玩家谭小飞提供了一份味道糟糕的菜品,七公很不满意】


 


张晓波看着眼前的火腿豆腐跟蒸肉条,有点颓。


谭小飞倒给面子,抄起筷子夹了跟肉条,吃得眼冒精光。


 


他盯着剩下的猪牛羊獐,嗖嗖的轮着大橙武。他说我给你处理了,再做几盘吧。这不够塞牙缝的。


张晓波没心情,任务失败,他颓着呢。


任务栏里冒出个提示,张晓波赶着点开,瞧见里边多了行字,大致是说这副本里终极任务共有五个,随便完成那个都有顶级装备掉落。


张晓波来劲了,招呼谭小飞过来选,说快瞧瞧,哪个你熟!


他摸出点门道了。这五个任务大抵都是武侠小说里直接copy来的虐狗情节,成功的关键估摸不在战力高低,得看你是不是熟悉情节。


 


【谭小飞】:乌蚕衣?什么东西?


【张晓波】:Pass.


【谭小飞】:玉女心经……


【张晓波】:我觉得这任务肯定要砍掉的,太污了这。


【谭小飞】:要练?


【张晓波】:投诉信里必须加上一句,你们有本事搞《葵花宝典》啊!


【谭小飞】:不练吗?


【张晓波】:哎你看这个行不,琴箫和鸣,这是要弹笑傲江湖呢,这曲子我熟简谱特好背!


【谭小飞】:乐器啊……


【张晓波】:我琴师19级,搞得定!


【谭小飞】:零。


 


张晓波抱着脑袋。我要你何用?!


 


谭小飞第一次在这个游戏世界里生出些手足无措的尴尬。


他是拿到内测号的第一批玩家,又肯撒钱,专注杀手这个酷炫职业三十年,高举悬赏榜前三位不动摇。如此拉风的人设现下怎么就成了累赘?


他盯着张晓波,有点内疚。这人穿着灰扑扑的衣衫,发辫随意扎在脑后,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颇为灵动,此刻正生无可恋盯着盘子里最后一根肉条。


谭小飞眼疾手快抢进了嘴里。


他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他觉得张晓波挺神的。


 


这个吧!谭小飞指着最后一项任务——离别钩。


【谭小飞】:这故事我熟,只是如果打怪还好,若是要锻造兵器……


【张晓波】:我铁匠28级。


【谭小飞】:你就是传说中不热爱本职工作技能全部点歪的江湖百业大神吧?


【张晓波】:你话挺多啊。


 


 


§


 


其实张晓波没把握出去。


就算完成了任务,可这副本明显是bug,在GM没察觉修复之前,他很有可能跟谭小飞在这碧水青山的地界儿困个几天。


生存不是问题,山里有野味,谭小飞对他的厨艺赞不绝口,恨不能再打几只獐子来一饱口福。睡觉……桃林的破屋子连张床也没有,往东走倒是有处宅子,满目满眼的红双喜。


侠侣副本还附赠洞房花烛?张晓波觉得投诉信的内容更丰满了。


 


这游戏说是一堆数据,可到底是全息影像,代入感太强。之前憋了两年不开发情侣系统,想是生怕玩家分不清虚拟与现实,搞出事了开发商得兜着。


因此这个侠侣bug副本想必也是试水,搞不好未投入就被否决。张晓波看着暗下来天色,抖了抖龙凤被。


他说白毛,凑合一晚先,离别钩就算材料齐了锻造也得六小时,今天好不了。


谭小飞朝窗台上一倚,半闭着眼说你睡吧,我守着。


 


【张晓波】:喂……


【张晓波】:你要非得保持人设,可以睡板凳。窗口漏风,瞧你头发乱的。


【张晓波】:谭少侠……谭小飞,谭公子?谭大杀手!您就别倔了,床大着呢!


【谭小飞】:情侣副本。


【谭小飞】:你战五渣。


【张晓波】:用你提醒!


【谭小飞】:可任务都得你来,我没个*用


【张晓波】:别爆粗啊,听见哔——了


【谭小飞】:你这不贤内助人设吗?


【张晓波】:……才发现啊?


【谭小飞】:所以应该,你是妖的。


【张晓波】:你站好,就跟那,别躲,别躲嘿——


【张晓波】:谭小飞*****!你穿什么玩意儿了老子腿要断了!


【谭小飞】:金钟罩铁布衫,走江湖没这技能哪行。我有丹药,你看看哪个能用?


【张晓波】:老子药师30级!用吃你的药?!


 


谭小飞觉得眼前这抱着小腿跟床上翻滚的男人简直居家旅行必备良品。


他捏着颗大还丹,傻笑了两声。


 


 


 


tbc

【凡峰/RPS】第二年·完

最棒的两人~

河生花:

RPS相关,自娱自乐,勿扰真人


萌凡峰飞波的第二年,纪念






第二年


 


吴林一早租好了游艇。


动用了私人关系,应承了一顿鲍参翅肚。


老表从后台溜号时他打了掩护。有辆狗仔车,一路跟他到了机场,端着大炮守到2017。吴林在停车场里发微信,问有冇接到你boyfriend啊?我刚才有看他唱歌,才唱完啊。


你也讲才唱完。语音信息那段的声音有些无神,讲都不知他是不是要留到12点后才走。


你在海上了?


系啊。


真的有狗仔跟,现在还在等你出车门。


那就委屈你在车里跨年了。


吴亦凡,良心呢?


见不到峰哥,我的心是凉的没错。


 


吴林轻车熟路的戳屏幕,拉黑。


 


§


 


本来还是想去订间房的。特别的日子想在一起,12月初就开始念叨的事。


李易峰本想推了那晚的邀约好满足小孩儿莫名的执念,可人情难却,着实抹不开脸。


好在离得近。他在电话里安抚,说你不是在澳门么,这边每年都在深圳,其实这样更好。小孩哼哼了几声,说峰哥,我要在能看到大海的星空下吻你。李易峰险些没呛着,说泰坦尼克?


得,吴亦凡脑洞大开,一个蹦子打沙发上跳起来,说咱不搞大船,茫茫大海,总归容得下咱俩一艘爱情的小船啊!


他梗着脖子喊吴林,买艘游艇吧!


 


买你个头!吴林把行程单揉作一团,丢向他的头。


 


§


 


李易峰没想这事儿能成真。当然他想过,那小孩儿或许会搞出个惊吓给他。


说没点期待是假,李易峰的内心远比他表现出的柔软许多,特别是事关爱情。他为吴亦凡曾在十二小时内跟两个城市间打来回,岂是风尘仆仆能形容。


李易峰厌恶紧迫感。他希望自己能从容优雅的老去,却在有了男朋友后乱了套。比如现在,2017年的头一波烟花刚在天空绽开,他却用围巾挡着口鼻,任由海风吹乱造型师辛苦一小时的头发,乘着快艇朝吴亦凡发来的坐标处一往无前。


他有点不敢回头看掌舵的涛哥。尽管一个合格的老板压根不该去揣测保镖的腹诽……李易峰觉得自己一定被笑话了。尽管涛哥也在夜色中戴着墨镜,绷着嘴角,好似心无杂念。


 


§


 


这游艇内部装潢有点复古,角落处放着留声机。吴亦凡在十来张黑胶唱片里挑拣,从雨中曲到玫瑰人生,都浪漫得不要不要。可他嫌弃。


他打开手机放简单爱,跟着哼哼,脑袋一晃一晃。有人说恋爱中的人只能写出芭乐歌,林夕这种鬼才就不能让他感情圆满,否则陈奕迅可能会唱桃花朵朵开。吴亦凡感同身受。他现在憋三小时满纸都是黄色废话,从李易峰好看的手到李易峰好看的耳垂,还不押韵。


所以他自暴自弃,连带着把品位都定格在每一首能让他代入自己跟峰哥的歌上。


 


我想带你去兜风
我想和你打篮球
想这样没担忧
肩并肩一直走


啦啦啦啦啦啦


 


§


 


涛哥要求跟李易峰对表。


明明是零点五十七分,他把表播回到2016年11点58分,然后比了三根手指。


李易峰知道这是三小时后过来接他的意思。涛哥在特种大队混过几年,判断时间全靠抬头望日月,手表的用处向来与众不同。李易峰估摸着三小时能干点啥,忽而窘迫想着自己包也没背一个,换洗衣物……涛哥却难得咧嘴笑,指着老板腕上手表说还来得及一起跨年,吴先生应该很讲究这个。他抬头,对上吴亦凡趴在游艇边按悬梯的模样。


峰哥!他大喊,声音被海风吞了一半。他喊着峰哥你快点,快点!说着就冲放下的悬梯处跑了过去,颇有些要一头扎进李易峰怀里的劲头。


 


李易峰揽住他脖子,把手表晃到他眼前。他说新年快乐,亦凡。


他听见小孩儿啊了一声。远处有朵烟花孤单绽放,像在应景。


 






游艇




§


 


船舱顶部是玻璃,能看到星空。只是俩人仍上了甲板,抱着一床睡袋,赤裸着拥在一起。


这样的机会太少,平日里家中相会都要拉紧隔光的窗帘,把白天当做夜晚,把烛火当做星空。


这是他们第二次一起跨年,也是在一起的第二年。李易峰挨着吴亦凡假寐,手掌还在对方腰腹摩挲。


恍惚中听见小孩儿说峰哥,其实今天差点没法一起过了吧。


想什么呢,这不一起过了。


后怕。


李易峰撑起身子,看进吴亦凡铺满散碎星光的眼,半晌,吻住他眉心。


他说不怕,不怕。


 


§


 


恋奸情热的第二年,感谢爱让一切简单。


 


End



【凡峰】冬天里的七月

甜甜甜

俯首吃毒的玫瑰娜:

不是冬天里的一把火。


九千字略yellow还是走链接吧,戳和谐号列车。或者AO3外链


那么问题来:他们到底弄了多少次?


纵容一下娜娜的小脾气n(*≧▽≦*)n,用心心和手手给我加速吧~


May all dreams come true for the dreaming boy~🎂








冬天里的七月




1.


李易峰身上沾上了一些黏糊的潮气。


他刚从已经有些天寒地冻端倪的北京顶着雾气飞来,又迫不及待被江南的潮热包裹。他对天气变化其实挺敏感,动辄痛快地感冒一场。


飞机场地勤操着吴语口音说可惜最近桂花落了,木芙蓉和茶树花开得倒好。


李易峰是见过茶梅的,那些茶树丛丛叠叠的白色紫色小花里面缀着嫩黄色的花蕊。


那是他比较闲的那些时候。


助理今天不知道哪来的兴致,许是看地勤年轻标致,竟然还搭上了几句话。一边把手上的两个手机揣兜里。


地勤说看茶树花要去龙井山,越是肥沃的茶田,花开得越好。


助理跟他开玩笑说要是活动结束了可以秋游散散心,你不是代言那啥绿茶吗。


李易峰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想什么呢,哪来的空。


助理睨他一眼,心照不宣得要溢出眼角眉梢。


南方的冬天简直像是夏天,从皮肉里面钻进去的一股热意一直挥散不去。进酒店的时候李易峰脑袋上已经沁出一层很薄的汗,他已经迫不及待脱了外套。从电梯里面踏出来的时候,他又终于忍不住解开衬衫的扣子。


酒店公寓的走廊没有镁光灯,没人在乎他穿的衬衫是哪个品牌哪个季节。


管谁说他穿了一身东北花布袄子呢。


不懂他的那些人,都是坏品味。


直到吴亦凡把那两扇虚掩着的大门推开的时候,他才琢磨透心里那点抓心挠肺的痒热到底是哪来的。


那人张开两条胳膊把他囫囵抱住了,一头没做好造型的白色毛蹭在他胸口,像只急需宠爱的小白狮子。


“我等得花儿都谢了。”嗓音那叫委屈。






(防止闪退,后文戳链接









是的,天下无敌~❤️❤️

金趴趴不是啪啪啪:

这两天接二连三的事让我又想到当初发的那个【他们值得彼此】的帖子

把照片再捞出来一下

我这个人吧,粉谁都不是看颜值,不然我第一大本命怎么会是我渤。

凡凡也好峰峰也好,我还真不是因为他们长得如何粉上的,我喜欢他们就是因为他们的性格和三观。

他俩可以说是这个娱乐圈的两颗珍珠,都经历过那么多还能保持初心,不卑不亢有坚持!他们互相遇到真是难得!

这次他们两个都碰到黑子,我感慨的是:我凡和我峰真红!心疼那些眼红嫉妒我凡峰的人!他们的跳脚,只能更加证明凡凡和峰峰的成功!

峰峰说,和他凡凡联手天下无敌,我信!我就等着看他俩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