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污要优雅

【凡峰】初恋(架空校园不纯真 一发完)

笔芯~

俯首吃毒的玫瑰娜:

自娱自乐,勿扰真人。都是胡扯,不要揍我。


李嘉恒x李贺(?)


二万六完整带肉版戳


    和    


如果被吃了,麻烦戳AO3, show me your heart and hand!


提前祝福世界上最好的阿黄生日快乐,无以言表,抛砖引玉。






初恋


 


1.


包房里面的声音很大,门给推开来,一片散乱的蓝色红色光在镶着镜子的墙上折射,照在李易峰面前。


门口拿着啤酒站着的是马天宇,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嬉皮笑脸地说:“真是大人物,姗姗来迟。”


李易峰跟着他走进大包厢,一阵铺天盖地的音乐声,不知道谁在扯着嗓子唱周杰伦的七里香,正唱到“猫和你都想了解”,魔音绕耳。


李易峰不得不把嗓子提起来了一个八度:“开会实在来不及了。”


“你能来就是赏光了。”马天宇把他手上的公文包接过去,“现在约你吃个饭可太难了, 我真的是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你别埋汰我了。”李易峰就近走到茶几旁边。


 


这是他们高中毕业第七年,正值A中校庆三十周年。


李易峰前两个月就在微信群里面收到通知说大家应该借机聚聚。偏偏公司周五刚接了个新案子,文书工作就拖拖拉拉弄了四五个小时,白天学校的正式活动都错过了。本来想要不就算了,马天宇给他一下子来了五六个夺命连环call,嚷着“小马哥都开了金口”,一副他不去就要从此跟他割席的架势。实在是架不住了,这才从公司喊了个车急匆匆地来赶晚场。


马天宇对他撇撇嘴,从那个唱歌的手里夺过话筒,自说自话地对着满屋子坐着的校友同学喊:“亲朋好友,男女同胞,说曹操曹操到,你们还记得咱们光荣的团支部书记李贺同志吗?领导下基层,庶民们要不要来个热烈的掌声?”


一个穿连衫裙的女生拍起手来:“李贺!我记得的,从前每周一晨会都是你做高考动员的吧。”


另一个女生也笑着说:“什么记得?人家是校草,我看你是念念不忘。”


第一个女生尖着嗓子笑起来说:“哪里有。”


李易峰只好笑笑。


马天宇在旁边添油加醋:“可不是吗?校草,学生会骨干,校长的左膀右臂。不过他现在改名了,叫李易峰……团支书,你迟到了,先罚酒再说。”


李易峰手里被塞进来个小杯子,他歪着嘴笑了笑。恭敬不如从命,仰着脖子喝完了,杯子倒扣在大理石桌上,包房里面顿时掌声雷动。


 


七里香结束了,换了下一首快歌,几个女孩子站起来挪动到屏幕前。这才空出沙发上的位置,他坐下的时候把领带松了松。


旁边传来一个声音,嗓子低沉,却有点耳熟:“你改名了。”


说话的人身上传来一点淡淡的薄荷味道,李易峰转过脸去,看到自己旁边原来坐了个人,身体贴得很近,说话声像是打在鼓膜上。


这样一看李易峰却懵了,那男人戴着穿着一件长袖黑色帽衫,剃着干净的板寸头发,脸上伏着两根粗眉,下面是一双锐利的眼睛。


李易峰怔怔地看着李嘉恒,过了好一会才说:“是……前两年跟我妈妈一起逛街遇到一个算命的,说李贺这个名字跟我八字不合。”


李嘉恒看着他,一点笑意在深邃的五官之间漾开:“那么巧,我也改名了。”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张明信片,上面画着一只圆滚滚的鲨鱼,一行清晰的华文宋体字写着:“吴亦凡。”


李易峰念着头衔,省一级篮球队的签约球员,犹豫着说:“挺好听的。”


李嘉恒,也就是现在的吴亦凡,摆弄着桌上的骰子,不疾不徐地点点头说道:“我们现在不是本家了。你的名字也不错。”


旁边有人又坐了下来,他被迫朝着吴亦凡的位置挪了挪,两个人的胳膊快贴上了,李易峰有些如坐针毡。


吴亦凡慢吞吞地说:“学长,喝点什么?”


李易峰连忙摆手。


两个人僵持着,给人挤得越来越近。


屏幕上又换了首歌,李易峰终于受不住了,腾地站起来把马天宇抓到包房门外开口问:“李嘉恒来了,你怎么不跟我说?”


马天宇手上还抓着啤酒瓶,被问得没头没脑,转头看看包房里面说:“你说吴亦凡?人家刚从国外回来……你又没问我到底有哪些人来……打探消息要先发红包当敲门砖的呀。怎么了?你们俩过去不是挺好的?”


李易峰泄气地松了他的袖子贴着走廊站好,心跳得飞快:“过去是挺好的……”


马天宇又打量他:“你们俩……?”


李易峰勉强地摇摇头,对面的门推开来,一股烟味扑到脸上,他皱皱眉。


马天宇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他又摇摇头说了句:“没事,包厢里面太热了,我透透气。”


他们俩过去是挺好的,那时候他叫李贺,吴亦凡叫李嘉恒。




……




完整带肉版戳


    和    

评论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