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污要优雅

【凡峰】冬天里的七月

甜甜甜

俯首吃毒的玫瑰娜:

不是冬天里的一把火。


九千字略yellow还是走链接吧,戳和谐号列车。或者AO3外链


那么问题来:他们到底弄了多少次?


纵容一下娜娜的小脾气n(*≧▽≦*)n,用心心和手手给我加速吧~


May all dreams come true for the dreaming boy~🎂








冬天里的七月




1.


李易峰身上沾上了一些黏糊的潮气。


他刚从已经有些天寒地冻端倪的北京顶着雾气飞来,又迫不及待被江南的潮热包裹。他对天气变化其实挺敏感,动辄痛快地感冒一场。


飞机场地勤操着吴语口音说可惜最近桂花落了,木芙蓉和茶树花开得倒好。


李易峰是见过茶梅的,那些茶树丛丛叠叠的白色紫色小花里面缀着嫩黄色的花蕊。


那是他比较闲的那些时候。


助理今天不知道哪来的兴致,许是看地勤年轻标致,竟然还搭上了几句话。一边把手上的两个手机揣兜里。


地勤说看茶树花要去龙井山,越是肥沃的茶田,花开得越好。


助理跟他开玩笑说要是活动结束了可以秋游散散心,你不是代言那啥绿茶吗。


李易峰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想什么呢,哪来的空。


助理睨他一眼,心照不宣得要溢出眼角眉梢。


南方的冬天简直像是夏天,从皮肉里面钻进去的一股热意一直挥散不去。进酒店的时候李易峰脑袋上已经沁出一层很薄的汗,他已经迫不及待脱了外套。从电梯里面踏出来的时候,他又终于忍不住解开衬衫的扣子。


酒店公寓的走廊没有镁光灯,没人在乎他穿的衬衫是哪个品牌哪个季节。


管谁说他穿了一身东北花布袄子呢。


不懂他的那些人,都是坏品味。


直到吴亦凡把那两扇虚掩着的大门推开的时候,他才琢磨透心里那点抓心挠肺的痒热到底是哪来的。


那人张开两条胳膊把他囫囵抱住了,一头没做好造型的白色毛蹭在他胸口,像只急需宠爱的小白狮子。


“我等得花儿都谢了。”嗓音那叫委屈。






(防止闪退,后文戳链接









评论

热度(235)

  1. 拉法宝cesc依然是玫瑰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