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污要优雅

【凡峰/RPS】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完

过节有粮吃~❤️

河生花:

圣诞快乐 飞波一周年快乐




自娱自乐,勿扰真人。


凡峰RPS相关,不喜勿点。


大学校园AU设定






你是我心内的一首歌






1.


去KTV时,李易峰喜欢唱老歌。


有人笑他古董,他瞪圆眼睛一本正经的讲这叫经典,经过时间考验的。你们那些口水歌没几个月就要被淘汰。人也一样。


吴亦凡的歌单就是清一水的口水歌。他听到李易峰的说辞,心里咯噔一下。


 


2.


吴亦凡是外国人。


这是个绰号,李易峰叫出来的。当然严格意义上来说,拿着枫叶国护照的吴亦凡的确算得上国际友人的范畴,然而不知何故李易峰这样喊出来了,他心塞。


总觉得被欺负了。


 


他向陈威廉抱怨,讲明明你比我外多了,他怎么不这么叫你啊,你中文都讲不利落。


特区交换生竖着眉毛一字一句的说hang港似中华yin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歪果人你不要胡索八道!


吴亦凡翻着白眼,一脸不屑。


 


3.


吴亦凡是校篮球队的。大二时成了正选控卫,没多久就接任队长。


他背着8号,书包里放了七色的发带。上场前先看今日星座运势,幸运色红,速配星座金牛。


吴亦凡朝场外招手,大喊峰哥你别走,你就跟那站着,站满场!


李易峰蹬着单车戴着耳机一路向前不回头。


 


中锋走到吴亦凡身后,小声说队长,我、我也是金牛座。


两米一的大个儿,瓮声瓮气,脸还有点红。


吴亦凡仰头看他,说怎么还搞上封建迷信了呢,我一外国人都知道要用科学发展观看待问题,准备跳球!


 


吴亦凡系上红色发带,打开手机相册调出李易峰的照片,搁石凳上拜了拜。


 


 


4.


李易峰算是校园风云人物了,打从迎新晚会上唱了首月半小夜曲。


倒不是有多天籁,所谓时势造英雄,轮到他上台时刚巧出了事故,半首歌刚过的光景礼堂停了电,配乐戛然而止,台下一片惊呼。麦克风倒没问题,用电池的,缺了公放还能出声。李易峰便清唱,颇有点临危不惧大将之风,两句过后便镇了场,有人在黑暗中跟着轻合,还有人打开手机电筒晃了起来,愣是搞出了巨星演唱会的风采。


这便红了,加上本就俊朗的相貌,成了校园里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多瞧几眼议论纷纷的存在。没多久就连本名都极少人叫,一声李校草成了他的标签。


其实不太喜欢,他总觉得自己被叫得头顶草原。


 


5.


 


和吴亦凡的相识有点故事,讲出去多半能赢来妹子们一声啊~缘分!


那日有雨,李易峰替重感冒的室友打工,在午夜时分的校园便利店里打麻将手游,输得昏天暗地。吴亦凡罩着件黄色雨披进门时有点抖,运动之后被浇成落汤鸡的滋味不好受,盘算着究竟是热咖啡还是热水澡能让自己活回来。


李易峰不认得那张最近在校园BBS上颇有人气的脸,可他认得那雨披。


有点年岁,明黄色已然成了土黄,黯淡得赢不来路人“惊艳”余光。背后有个V型缺口,他初三那年亲手剪的。


倒跟什么记号标记的无关,不过是被钉子刮了,索性搞得齐整些。


这雨披陪了李易峰六七年,丢了有大半年。他记得是在图书馆,临闭馆时衣帽架上空空如也,搞得他颇有点失落。现下跟这人身上见了,堪堪遮在腰下,短了一截,像姑娘们三九天里中看不中用的小斗篷,忍不住就扯着嘴角挤出个冷笑。


好歹比着身材偷啊。李易峰腹诽着,低头打出个三条。一炮双响。


 


6.


 


校园BBS上有个帖子,标题是“天青色等烟雨”。首楼是李校草的几张偷拍照,雨天,他打着把烟青色的伞,真挺养眼。


473楼有人爆料,说早先他不是这画风的。因为骑车的关系,下雨时通常裹着件明黄色的旧雨披,要多毁人有多毁人。于是为了爱与正义,有人偷走了那件天地不容的黄雨披。


语气有点嘚瑟,便被指若非主犯,至少是个同谋。


 


后来歪楼了,有关那件雨披的下落抢夺了关注度。有人说在X大一姐的收藏室里,也有人说在篮球拉拉队的更衣室里出现过。


都是曾经。


吴亦凡在一次聚餐后宣誓了所有权。当时飘雨,一群人挤在门廊外等计程车,偏吴亦凡说这离宿舍多近啊,跑回去就是了。他从背包里取出那件黄雨披,朝李易峰和自个儿头上罩。


他说峰哥,QQ星座说我今天幸运色是黄色,太神了!


李易峰抱着手臂直摇头,他说我听过借花献佛,可你这……我竟无言以对。


 


7.


吴亦凡常说峰哥你冤枉我。口头禅似的,瞪圆了眼,直勾勾盯着对方,别提多委屈。


伊始确实被冤枉了,那雨披丢的时候他还在枫叶国上房扫雪呢,天知道好心借他挡雨的人打哪儿顺来的。


 


春暖花开的时候,吴亦凡把护照拍李易峰跟前以示清白。校草笑得尴尬,勾着嘴角说我没计较这个……好像之前玩游戏匿名写出对在场某人的印象时,顺手牵羊四个歪歪拧拧的大字不是出自他手一般。


 


峰哥你属羊吗?


……


 


8.


李易峰是被班导推荐进学生会的。可他懒,尽管头顶校园人气偶像的金字招牌,可真不是个官迷。万般无奈之下他加入广播站,好歹算个干事,给了导师些许面子。只是声线虽不错,朗诵技巧太捉急,听闻戏剧社有句口头禅:想知道什么是标准棒读吗?去听听人家李校草录的小说连载。


 


吴亦凡是忠实听众。他觉得峰哥念得特别好,他都能听懂。


他提议让篮球拉拉队去找李校草取取经,毕竟姑娘们喊得口号他听不太懂。


 


9.


吴亦凡打高校联赛时出勤率不够,挂了门公共课。


他躺在床上万念俱灰,朋友圈里发了条想去雍和宫烧香的状态。


李易峰一直没搞懂这老外怎么如此迷信,有些思想简直比他老妈还封建守旧。陈威廉倒在下边评论说不如去卧佛寺啊,很灵的,雍和宫是求姻缘的啦。


 


吴亦凡来劲了,问李易峰要不要一起。


这是要挑明了?李校草有点怯。他不是个喜欢玩暧昧的人,可面对这个外国人,又的确有些无所适从。


 


外国人啊。


不懂的。


卧槽好帅。


能不能别把大脸凑过来。


别看我。


还看我?


再看,再看我就!


 


李易峰录音时忽而带了点情绪。一句“不过是爱情这么点小事儿”竟念出些百转千回的滋味。


 


10.


 


校篮球队成绩不错,打进大区四强。


学校组织了拉拉队站台,李校草被校方邀请做中场表演。


他表示压力太大不堪重任,班导语重心长说等全国赛才会请明星热场,现在这级别你足够了。


 


校方号称全力支持,广播站设备随便用。李校草搬着个八成新的公放去排练,怎么都找不到感觉。吴亦凡坐在篮球上,直勾勾看他。他说峰哥,你唱的歌我都没听过。


你外国人嘛。


我听周董的歌长大的好吗!


真的?唱两句听听。


 


吴亦凡脸红,清清嗓子,刚想把酝酿了几个昼夜的天青色等烟雨唱出个宛转悠扬,就瞧着李易峰蹲公放前胡乱捣鼓,露出一截腰身。


调跑去天边,李易峰一脸严肃的扭头,说你别给我室友听见,他是真听周董歌长大的,要和你拼命的。


 


 


11.


大区决赛那天风往北吹,吴亦凡盯着是速配星座双子座七个字发呆。


中锋蹭过来,说队长,我女朋友是双子的,她来给我加油了!大个子冲看台把两条胳膊挥得像风火轮。


吴亦凡换了根紫色发带,翻了个直上云霄的白眼。


 


 


12.


 


李校草选了首口水歌。


他没解释。那些有关他对老歌的坚持,对口水歌的不屑,对暧昧不明的憎恶,对外国人的无所适从。


他配合拉拉队唱着蹦蹦跳跳闹闹腾腾的歌,青春洋溢得一塌糊涂。


 


休息室里的吴亦凡放下手中矿泉水。他揪着中锋大个子说听见没,峰哥说果汁分我一半!


队长,那是歌词!集中精神啊教练布置战术呢!


 


吴亦凡嫌弃后边成箱的运动饮料,一本正经的跟教练说以后买果汁。


 


13.


 


输了两分,精疲力竭,懊恼的力气都没有。


庆功宴照旧,大区亚军照旧进了全国赛,校方经费给足,包了K房最大的豪包。


 


李易峰又开始点老歌,跟教练合唱爱的代价,沧桑又温婉。


吴亦凡举着酒杯往过蹭,全场起哄要他来首成名曲。


 


他愣在那,脑子里拐了三道弯,满脑子黄色废料。


没办法,他唱得很溜的那歌还真有点带色,通篇的做与爱。


哦,我周一遇见你,周二请你喝酒,周三四五六上了你。吴亦凡手有点抖,他说干嘛干嘛,我怎么能抢陈威廉的成名曲!


然后他说峰哥我最近学了首特经典的歌,我唱给你听!


 


14.


 


吴亦凡不适合唱花房姑娘。他不是滚青,没经历过中国火,唱不出那股子劲儿。


这是情歌,偏没法绵软。他认认真真每个音都在调上,李易峰勾着嘴角说不赖。


吴亦凡突然停住。


他静静盯着李易峰。半晌,在音乐渐隐时开口唱另一首从未出现在他歌单中的歌。


不在调上,像用说的。


他说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15.


 


天青色等烟雨的帖又被顶了起来。


有人发现966楼有人发过一张图,雨中的室外篮球场,有人把明黄色的雨披盖在篮球上。ID是而我在等你。


 


 


0.


 


不过是,爱情这么点小事儿。


 


 


End


 


 



评论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