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污要优雅

【凡峰/RPS】第二年·完

最棒的两人~

河生花:

RPS相关,自娱自乐,勿扰真人


萌凡峰飞波的第二年,纪念






第二年


 


吴林一早租好了游艇。


动用了私人关系,应承了一顿鲍参翅肚。


老表从后台溜号时他打了掩护。有辆狗仔车,一路跟他到了机场,端着大炮守到2017。吴林在停车场里发微信,问有冇接到你boyfriend啊?我刚才有看他唱歌,才唱完啊。


你也讲才唱完。语音信息那段的声音有些无神,讲都不知他是不是要留到12点后才走。


你在海上了?


系啊。


真的有狗仔跟,现在还在等你出车门。


那就委屈你在车里跨年了。


吴亦凡,良心呢?


见不到峰哥,我的心是凉的没错。


 


吴林轻车熟路的戳屏幕,拉黑。


 


§


 


本来还是想去订间房的。特别的日子想在一起,12月初就开始念叨的事。


李易峰本想推了那晚的邀约好满足小孩儿莫名的执念,可人情难却,着实抹不开脸。


好在离得近。他在电话里安抚,说你不是在澳门么,这边每年都在深圳,其实这样更好。小孩哼哼了几声,说峰哥,我要在能看到大海的星空下吻你。李易峰险些没呛着,说泰坦尼克?


得,吴亦凡脑洞大开,一个蹦子打沙发上跳起来,说咱不搞大船,茫茫大海,总归容得下咱俩一艘爱情的小船啊!


他梗着脖子喊吴林,买艘游艇吧!


 


买你个头!吴林把行程单揉作一团,丢向他的头。


 


§


 


李易峰没想这事儿能成真。当然他想过,那小孩儿或许会搞出个惊吓给他。


说没点期待是假,李易峰的内心远比他表现出的柔软许多,特别是事关爱情。他为吴亦凡曾在十二小时内跟两个城市间打来回,岂是风尘仆仆能形容。


李易峰厌恶紧迫感。他希望自己能从容优雅的老去,却在有了男朋友后乱了套。比如现在,2017年的头一波烟花刚在天空绽开,他却用围巾挡着口鼻,任由海风吹乱造型师辛苦一小时的头发,乘着快艇朝吴亦凡发来的坐标处一往无前。


他有点不敢回头看掌舵的涛哥。尽管一个合格的老板压根不该去揣测保镖的腹诽……李易峰觉得自己一定被笑话了。尽管涛哥也在夜色中戴着墨镜,绷着嘴角,好似心无杂念。


 


§


 


这游艇内部装潢有点复古,角落处放着留声机。吴亦凡在十来张黑胶唱片里挑拣,从雨中曲到玫瑰人生,都浪漫得不要不要。可他嫌弃。


他打开手机放简单爱,跟着哼哼,脑袋一晃一晃。有人说恋爱中的人只能写出芭乐歌,林夕这种鬼才就不能让他感情圆满,否则陈奕迅可能会唱桃花朵朵开。吴亦凡感同身受。他现在憋三小时满纸都是黄色废话,从李易峰好看的手到李易峰好看的耳垂,还不押韵。


所以他自暴自弃,连带着把品位都定格在每一首能让他代入自己跟峰哥的歌上。


 


我想带你去兜风
我想和你打篮球
想这样没担忧
肩并肩一直走


啦啦啦啦啦啦


 


§


 


涛哥要求跟李易峰对表。


明明是零点五十七分,他把表播回到2016年11点58分,然后比了三根手指。


李易峰知道这是三小时后过来接他的意思。涛哥在特种大队混过几年,判断时间全靠抬头望日月,手表的用处向来与众不同。李易峰估摸着三小时能干点啥,忽而窘迫想着自己包也没背一个,换洗衣物……涛哥却难得咧嘴笑,指着老板腕上手表说还来得及一起跨年,吴先生应该很讲究这个。他抬头,对上吴亦凡趴在游艇边按悬梯的模样。


峰哥!他大喊,声音被海风吞了一半。他喊着峰哥你快点,快点!说着就冲放下的悬梯处跑了过去,颇有些要一头扎进李易峰怀里的劲头。


 


李易峰揽住他脖子,把手表晃到他眼前。他说新年快乐,亦凡。


他听见小孩儿啊了一声。远处有朵烟花孤单绽放,像在应景。


 






游艇




§


 


船舱顶部是玻璃,能看到星空。只是俩人仍上了甲板,抱着一床睡袋,赤裸着拥在一起。


这样的机会太少,平日里家中相会都要拉紧隔光的窗帘,把白天当做夜晚,把烛火当做星空。


这是他们第二次一起跨年,也是在一起的第二年。李易峰挨着吴亦凡假寐,手掌还在对方腰腹摩挲。


恍惚中听见小孩儿说峰哥,其实今天差点没法一起过了吧。


想什么呢,这不一起过了。


后怕。


李易峰撑起身子,看进吴亦凡铺满散碎星光的眼,半晌,吻住他眉心。


他说不怕,不怕。


 


§


 


恋奸情热的第二年,感谢爱让一切简单。


 


End



评论

热度(175)